【男女通吃】拥有一个喜欢男人的老公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他是我大学时代的学长,他真的很优秀,可以称得上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在校园里他是篮球队长,球场上的他一举一动都让无数女生心驰神往。在经济管理学院各项比赛中,都有他脱颖而出的身影。

    他不仅是个学霸,家庭条件也很不错,父母经营着一家私企。按我闺蜜的说法他唯一的缺点就是皮肤太白,白得像个娘炮。

    我跟他从相识到相恋再到结婚已经快五个年头了,可他从没碰过我一次。之前我以为这是他老实忠厚,但结了婚之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即使偶尔有也会在关键时刻停下,被各种借口所推阻。

    在夫妻房事上我试过主动,但依旧得不到想要的效果。

    我曾怀疑他功能方面有问题,可每天早上我却能察觉到他有每个男人该有的反应。还好我也算个保守的女性,那方面的需求并不强烈,哪怕偶尔有需要,用手也能解决。

    我也有过劝他去医院检查,但他每次反应都很激烈,几乎是吼着我道:去什么医院,那种事对你那么重要吗?我对你不够好吗?房子,车子我哪个没给你?

    平心而论,除了那个方面,他对我真的不错。

    婚房有三室两厅,足够宽敞,装修也不错,车子是台别克。

    手头也宽裕,生活费没少给我,按说这样的日子应该让我满足,可那方面如同鱼刺一般梗在我心头,让我无法正常生活。

    我曾一度怀疑他在外面有人才不愿意碰我,可找了私家侦探调查后才发现他身边哪怕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踪迹,好像在他的世界里,除了我再没有了其他人异性。

    结婚对于我来说如同守活寡一般,感觉整个家里都是冰冷得刺骨。他不让我出去上班,说只要我待在家里就好。

    每每周围有人以此来夸他对我体贴疼爱,我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这样的日子终究不是个头,周围的同学朋友都相继怀上,看着朋友圈里那些晒孩子的,说不羡慕那是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闺蜜之间聚会的话题从“老公怎么怎么样”渐渐变成了“孩子怎么怎么样。”

    之前我一直都是她们的话题女王,每次聚会都要把我老公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可现在,我渐渐插不上话,也不想说话,生怕她们会注意到,我还没有孩子。

    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有一次,一个高中女同学宝宝满月,闲聊的时候闺蜜就摸着我的肚子问,肚子啊肚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撑起来呢?

    紧接着,另一个朋友接着说,陈沫啊,是不是你老公不行,要不要我借你老公用用?

    这句话立马点燃了周围的气氛,面对大家的哄笑,我只能苦笑。

    闺蜜大概是察觉到我表情不对劲,赶紧把话题扯开。喝完满月酒,闺蜜等人都散尽,才拉着我的手问我我老公是不是真的不行。

    他行不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对我是不行的。可是。这样的话要怎么说出口?见我不说话,闺蜜也是急了,对着我说:你倒是说啊!

    被她这么一逼问,我那份端庄、干练的虚伪表皮一下子破裂。鼻子一酸,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闺蜜见我这样估计也被吓到了,惊讶地望着我问:他没有碰过你吗?一次也没有吗?

    我除了摇头只能摇头,心里压抑多年的东西忽然找到了宣泄的窗口,我终于在外人面前吐出了那根梗在心里的鱼刺。我说:“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碰过我。”

    闺蜜想了想,说,他会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

    我看了一眼闺蜜,苦笑一声,把压在心里多年德困惑也一同说了出来。我问:“每天早上他都有正常男人的反应,可每次一面对我,就会不行。你说,会不会是我的问题?

    这次,闺蜜沉默了很久,然后告诉了我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名词——基佬。她说,如果一个男人各项功能正常,但对女人没有任何欲望的时候,这个男人多半喜欢男人。

    闺蜜告诉我,gay最大的特点就是讨厌异性的碰触。经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在之前和我老公相处的过程中,一些被我忽视的细节。每次只要在不经意间碰到我的身体,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躲开,和他同床共枕这么久,我没有一次是在他怀中醒来……

    我老公从来不碰我真的是因为他喜欢男人吗?在闺蜜和我说之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在她和我说了之后,我心里满满都是恐惧。

    如果我的老公真是一个基佬,那我该何去何从?

 自打那次聚会回来,我每次面对他总是会问自己,他究竟是不是gay?每次当他出去工作,我只要一静下来,就会抑制不住自己在网上疯狂地搜索关于男同的话题。看得越多我心越凉,论坛里那些人描述的,几乎就是我老公。

    这样的想法一点点吞噬我的生活,让我无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思考。每次看见他和小区里男人打招呼,我总是忍不住投去考究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对方,这样的事情一来二去多了,小区里的男人和我老公疏远不少,他也渐渐了解到,造成这种现象最主要的原因是我。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天他从外面回来,急匆匆地冲进厨房,冲我大声吼,问我是不是疯了。

    我没有疯,但我明白了一件重要的事,他因为一些素不相识的男人对他的疏远,冲着我发了火。

    在我和那些素不相识的男人中间,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当晚他不管我已经做好了饭菜,拿着包坚持要出门。我拦不住他,好在之前请私家侦探的时候,他帮我对我老公的手机做过定位,我流着泪吃完晚饭,跟着手机定位一路追踪过去。

    他去的是一家叫蓝宇的酒吧,我后来才知道酒吧的名字源于一本男同小说的男主。

    望着酒吧进进出出全是清一色成双结对的男人,我握紧的双手全是冷汗。我不敢进去,只好蹲在附近一个花坛,小心翼翼地在暗中观察。

    直到接近午夜,我才看见我丈夫搂着一个男人的肩膀,晃晃悠悠地从酒吧里走出来。和他在一起这么久,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

    事实摆在眼前,我没有办法装作视而不见。

    张大志。我在背后大喊我丈夫的名字,带着不甘和愤怒。他和那个男人一起停下来往后看,走进了之后我才发现他身边这个长满胡渣像个艺术家的男人脖子上全是紫色的吻痕,我老公望向他事眼里的情欲之色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当时心里的嫉妒和委屈无法用言语表达,想不到在我老公的眼里,我竟然真的比不上一个男人。

    目光交汇中,我听见那男人说:志哥,这个疯女人是谁啊?

    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戏谑的口吻刺激到我脆弱的神经。我终于懂为什么一些女人在被小三骂人老珠黄后会失控会发疯,我奋不顾身地扑向那个男人,我想让他从我老公身边消失,甚至想让他和自己同归于尽。

    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的老公竟然会死死捏住我挥过去的手,指着的鼻子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动他一根手指头试试!

    带着愤怒和不甘心,我拼尽全力挣开我老公捏住我的手臂,再一次奋不顾身地冲向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男人。

    然而这一次我没有再得到我丈夫的容忍,他一巴掌把我打倒在地,剧烈的撞击让我瞬间晕头转向,我被打蒙了,脸上火辣辣地疼,但肉体上的疼痛不及心理上的一半,这是他第一次打我,他居然为了一个男人打我。

    然而当我抬起头,迎来的却是他质问的眼神。他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神态疯狂,眼神狠厉:你他妈的竟然敢跟踪我?

    不等我开口,沙包大的拳头就开始落在我身上,不仅是拳头,还有他们混合着泥土味的鞋子。

    不知道被他们打了多久,我只感觉到我的五脏六腑都在流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伸以援手。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样的戏码在这个酒吧门口过不了多久就会上演一次,他们早就屡见不鲜了。况且,在他们的世界里,像我一样的女人才是过错方。

    好丢脸啊亲爱的,今晚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我眼前早已经被他们揍得一片模糊,那个男人仍用这样的语言再刺激我,我最后仅存的理智也丧失掉,放下我所有的自尊,那拉着我老公的裤脚,苦苦哀求,求他别丢下我,求他离开这个男人跟我回家。

    可是他却用另一只脚毫不留情地踹开我的手,无比厌恶地对我说,“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要是下次再不识抬举,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任凭我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哭喊,他却搂着那个男人一步步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我拖着满身伤痕的身体回家,人言可畏,不敢去医院,只能在家里用红药水简单的消毒。而我丈夫,自从和那个男人离开后,三天没有任何音讯。我片刻也不能停止幻想他们之间那些不属于我的疯狂,终日以泪洗面。

    第三天午夜门铃响起,我打开门,竟然是那个男人抱着我醉醺醺的丈夫站在我家门口对我微笑。

  那个男人扶着我老公,瞥了我一眼,自顾自得走进我家,捏着兰花指以一种主人的口吻对我说,“志哥喝醉了,我要和他去休息。”

    可是我老公要休息,他为什么也要进我们的卧室?

    我跟着他们走进卧室,对他说,“人已经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他转过身却指着我的头说,“该走的人应该是你。”

    我看着他和我老公一起在我们的床上躺下,醉醺醺的老公上下抚摸着他的身体,他一脸享受又得意的看着我,在向我挑衅。我承认,我嫉妒了,疯狂地嫉妒,他现在享受的一切都是我在婚姻生活中不曾享受过的。

    老公把他不曾给我的温存,通通的给了这男人。

    嘿,你还不走,是想看着我们做吗?他一边问我,一边帮着我老公脱掉他身上的衣服,露出坚实的胸膛。

    我赶紧红着脸将头转向另一边,义正言辞地宣示自己的主权,我让他滚出我的床,我的房间,我的家,我的男人。

    可那个厚颜无耻的男人却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看着我,似笑非笑,肆无忌惮,无动于衷。

    老公不断轻抚着他的身体,亲吻着他的脸颊,他配合着我老公每一步的动作,两个人默契已旧,不一会儿都泄露了欢愉的叫声。这声音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让我觉得羞耻,让我觉得自己无用,让我差点发疯。

    “滚啊!”

    我几乎是咆哮出声。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拿起身边的花瓶就朝床上的两个人砸去。傻的我,女人是力气怎么会是男人的对手?

    那个男人很快就把花瓶从我手中抢去,拉着我老公问可以不可把我这个碍事的砸死。我老公从他身上支起身体,看了我半天,说出了一句让我彻底心凉的话——砸,只要你高兴,砸死都无所谓。

    啪——

    一声巨响,花瓶碎了一地。

    我豆大的眼泪随之翻涌而出,不断地掉落在地面上。花瓶没有砸伤我,我哭是因为这个花瓶是我们结婚周年的礼物,在景德镇旅游时特意定制的,上面有我们俩的名字。

    看着地上支离破碎的花瓶,我已经看见了我们的未来。

    不愿眼睁睁看着他们在我面前乱来,我抱着被子独自一人来到隔壁的客房。隔壁的叫声笑声还有床震动的声音一直持续到深夜,我终于忍无可忍,发疯似的冲出去,哪知卧室的门早已经被他们牢牢锁住。

    “张大志,你给我开门啊!”我一边拍门一边用力地哭喊,可是里面的人好像无动于衷。我开始一次又一次地撞门,一次比一次声嘶力竭,那扇隔在我和他们之间的门已经没有任何动静。

    我开始疯狂地砸东西,只要能够引起里面的注意,无论什么我都砸。从客厅的瓷器、电器,到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全部无一幸免。这些我曾经为这个家精心挑选的家什,我统统毁于一旦。

    我家的猫被我吓得上蹿下跳,连连尖叫。

    终于,我砸累了,也哭累了,软软的靠在卧室的门口。没想到,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这扇门竟然打开了。

    一个阴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志哥,外面那个疯女人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家好好享受了呀?”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望向我老公,我知道我没有好果子吃。果然,他一脚踹向我胸口,让我喘不过气来,紧接着,他在满是碎片的地板上拼命踢我。

    我死命地仰起头,不让地上的碎片扎到我。拼命地呼叫“老公救我,老公我错了”,可是我老公依旧一言不发,没有一点要住手的意思,满脸戾气的他似乎只想置我于死地。只能庆幸我没有换睡衣,二八月天气的衣服还算厚实,不然我可能早就没有命了。

    那个男人从卧室里走出来看热闹,忽然对我老公说:“志哥,我们来玩个有意思的吧!”

    只要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一定没有好事。看着他走向我,我顾不得地上的碎片,双手撑地,一点点往后退。

    也不知道是哪里刺激了他,他眼睛忽然变得猩红,未经人事的我不明白,他那是代表着什么,只是无穷无尽地惧怕。

    他靠在我老公的怀里,居高临下地打量我,对我老公说:“志哥,我们把她衣服脱光好不好?你难道对女人的身体不好奇吗?”

    “不好奇。”我老公说。

    对于这点我毫不意外,他对我永远都是兴致缺缺的样子,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把我推向了地狱。他对那个男人说,“不过,只要你开心,哪怕把她上了又怎么样?”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