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华西住院总的24小时


导语华西是中国医学教育和执业的“金字塔”之一。要在高手过招中胜出,“华西人拼的是8小时以外”。

作者:燕小六

来源:“医学界”微信号

《揭秘华西医院交班,吓出小医生一身冷汗》一文点了50万+,点赞3000余次。“界叔”有些小得意。

读者和老板都表示没看够。

So,“界叔”趁胜追击,说服骨科安排一位住院总,让本人跟访24小时。

华西几乎每个病区都有一个住院总。骨科患者量大,急会诊、急诊手术多,每个病区安排两个住院总,同时开展工作。他俩24小时on call。一周回家1天。

高压、紧张、生死时速——人未成行,文章已然有了构想。

但和住院总一碰头,“界叔”的预设受到挑战。“千万别写我们很忙很累顾不上家。这是医生工作的常态,没什么好说的。”他说。

王贝宇,80后,本硕7年制+博士。2012年从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博士)毕业后,一直在骨科工作。

在“界叔”跟访时,距离他结束1年的本院住院总身份,还剩最后一周。

受“界叔”启发,王贝宇拍下值班室的每个角落,纪念这一年高强度的“魔鬼训练”。

拍下一墙的通知

“界叔”陪练24小时,发现:华西在人才选拔、医教研、管理制度——每个环节上,都有“必胜”的基因。

王贝宇最喜欢的歌,因为it”s me。

选人:拼,拼得狠

华西医院是中国医疗教育和执业的“金字塔”之一。王贝宇硕士毕业时,全班28人,只有3个留在华西。

留下来的都是强者。要在高手过招中胜出,王贝宇牢记前辈们的一句话,“华西人拼的是工作8小时以外”。

华西骨科人才济济。以科室年轻后备人才培训选拔为例。科里设了选拔标准,包括年资、个人医教研经历、管理经历,及对医院后备人才库和科室助理岗位的认识等。

本部和两个分院共5大病区的全部在岗职工,都能竞聘。一轮严格的“资历厮杀”后,11人进入汇报环节,最终竞争5个名额。

科室年轻后备人才培训选拔现场

这11名候选人中,有3人从获知消息,就一直在国外进修。他们邮件报名参选。投票前几日做了PPT,跨洋电话指导科室同事帮自己汇报。

王贝宇是候选人之一。“华西一贯主张全能型培养。我们都要找机会储备经验。若我的管理能力提升了,诊疗流程设置、科室配合等方面,都能有所借鉴,也是另一种方式参与科室工作和服务。”

王贝宇的住院总身份,也是和别人PK的胜利果实。“我当时想,一旦选上,就能无障碍地参与任何一个治疗组的手术。干得多、学得多,辛苦才是进步的开始。”

管理:不容挑战的科规

国有国法,科有科规。华西骨科管理以严格著称。不同专业组的行事略有差异,但都强调“标准”。

跟访第一天,科室召开全体会。一下门诊,王贝宇迈开步子就跑。一路计时:还有3分钟,还有1分钟……

王贝宇说,科主任宋跃明教授的时间观念强,认为“善于管理时间是一个医生的基本功”。迟到不仅要扣钱,还会被点名批评。

除了守时,王贝宇所在的脊柱外科专业组,还强调个人和科室的“标准”统一。

以病房早交班为例。7:40开始,7:30,成员全部抵达,陆续将需要讨论的术前病例及预出院病人资料,放在桌上。

一个简单的“放”,分解成5步:1.按X、CT、MRI的顺序叠放。2.术前一摞,术后一摞。3.术前在上、术后在下,叠放。4.按带组教授的床位顺序,依次排开。5.片子必须放在塑料袋上,避免抽取浪费时间,也为了减少沙沙的噪音。

脊柱外科早交班一景

每次早交班都由住院总开始。先汇报最近24小时内,病房危重病人情况、发热病人治疗及原因分析,有无抢救,有无特殊交班。说的每句话,都是王贝宇在睡前到早上7点,反复琢磨、思考的结果。

如果早上6点,你看到一名年轻大夫,直愣愣站在交班黑板前,一副苦思冥想状。八九不离十,他是刚上任的新住院总。

早交班时间有限。平摊到每个人,发言就三四分钟。无论病情是否疑难、紧急或极危重——这是规矩。经过1年的住院总训练,王贝宇语速快,提炼精准。三言两语能说透复杂问题。

管床医生汇报时,“老总”要及时在交班黑板上做标记。不同的颜色、记号,含义不同。

病房计划表

放大看是这样的:

这块板是华西骨科交班的“精华”之一。前不久,北京某大三甲医院从院长到科主任,都来到成都,把这整套模式搬了回去。

“精华”之二,是汇报病情必须用量化指标。“你说患者不疼了,做过VAS评分吗?具体降了多少?没有具体数字,谈感觉,没用。”骨科主任宋跃明教授提问。

“精华”之三,是影像学资料必须符合科室要求拍摄,让每个人看懂。“侧位片能看到骨折脱位,正位片能看到吗?你摆出来的是术后的,术前的呢?自己认为可以,那你怎么让大家看出治疗前后的差异?”骨科副主任刘浩教授说。

宋跃明教授说“标准是前辈们的经验总结。看似细微,但成长就靠这些细枝末节的积累。早交班是年轻医生绝好的学习课堂。你们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必须从早上7:40开始。”

科主任宋跃明(中间执笔者)在讨论一例疑难病例

早交班毕。王贝宇要在半个小时内,汇总全骨科手术计划,制定手术轮次,排出次日手术单。为提高手术间的使用效率,满足具体亚专业需求,他要尝试各种搭配。

随后,他用2分钟下楼,3分钟换手术衣。这一天是王贝宇的博士导师刘浩教授治疗组手术日。他必须赶在9点前,完成一切准备工作。

手术:倾囊而授 老师放手让你做

9:00,第一台手术准时开始。

这一次,王贝宇作为手术一助,要协助刘浩教授,完成一例颈椎前路摘除椎间盘及零切迹椎间融合手术。

这在华西颈椎团队是再普通熟悉不过的手术。可在其他很多医院,尚未开展。“国际先进的理念和技术,早已成为华西平台上常规的模式和治疗手段。对脊柱外科来说,手术台是第一战场。这也诱惑着我,再辛苦,白天也要削尖脑袋,往大教授的手术台上钻。”王贝宇说。

前期预处理结束,刘浩教授就到。他戴上两副手套,在床边站定,低头看了几秒,问:“说说,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三人低声地,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刘浩教授点点头,说:“好,咱们开始。”

右一为刘浩教授,左一为王贝宇

颈椎手术时,戴放大镜以便精细操作

“X片上有块白斑,是什么?护士长也可以说说,答对了,你就出师了。”“钉子推进去要用巧劲,怎么用?”在手术台上,刘浩教授三不五时抛出个问题。问住院总、问助手、问手术室专业护士,刺激他们去琢磨。

术后缝合。刘浩教授让管床大夫站在自己身边,“从这个角度看,是不是更好?”他完成了最重要的部分,退到一边,说:“你来。”

王贝宇抖耸了一下肩背,调整站立的位置,一边缝一边碎碎念:“针从里面走,斜着过来……”刘浩教授在一旁把关,微微扬起嘴角。

几针后,王贝宇招呼管床大夫:“你来。”管床大夫接过针,埋头干起来。王贝宇挨着站,伸直脖子,指导、评论、点头。

术毕,王贝宇邀请“界叔”欣赏一下缝合口:“这是刘教授特意从国外学回来的内缝合技术。等长好了,几乎看不出来。”

伤口平整、洁净。一点看不出是3个人接力的结果。

缝合后的伤口

医患:成为“灾难预防家”

《史记》载,魏文侯问扁鹊:“你们三兄弟,谁医术最高?”

扁鹊答:“大哥最高,二哥其次,我最差。”

王贝宇觉得,好医生都该学扁鹊大哥,在“病未起时,一望气色便知,然后用药调理好了。所以天下人都以为他不会治病。”

作为一名优秀的“老总”,王贝宇努力地让患者和科室免于天崩于前的险境。

非手术日,他有两次晚查房,20:00,22:00。查房时,重点核对当日手术患者的各项生理指标,嘱咐家人料理的重点,查看危重病人生命体征是否平稳,确认病房中每个人能安全、安静的休息。

晚查房中,调整患者下肢牵引方向和重量

晚查房期间,王贝宇的手机响了。他提着脚后跟,从病房中悄然退出来,回到走廊上才按下接通建。这是骨科创伤病区住院总打来的电话,请求对一个复杂多发伤进行骨科急会诊。

“你仔细记下我说的话:先检查基础生理指标,了解病史,完善影像学检查。然后,排查有无重要的胸腔及腹腔器官损伤,要不要普外会诊。检查完成了,电话我一个结果。我们再商量接下来怎么做。”王贝宇发出一系列指令,挂机。

王贝宇的大高个格外突出

他扭头告诉“界叔”:“这个病例,年纪比较大,又是创伤入院。住院总不仅要及时诊断骨科创伤,还要发现或鉴别有没有心肺腹的危急重症,确认是否需多科处理,或是否需急诊手术。我是大住院总,遇到复杂情况,要果断抉择,承担随之而来的医疗责任。这就是华西年轻人应有的担当。”

就在采访前几天,一个重度感染性休克病人,从急诊科直接送进手术室。手术涉及麻醉科、普外胃肠、骨科脊柱、骨科关节、骨科创伤等。几分钟内,相关住院总同时赶到。一番抢救后,患者转危为安。那时,是凌晨00:28。住院总们觉得,必须拍个照纪念。

00:28,夜间最活跃的住院总们合影

经过他一年来的“防微杜渐”,以及各专业组全部医护人员的努力,骨科脊柱专业病房死亡率和投诉率都为零。

“从小学算起,我读了22年书,才当上医生。付出一定是多的。但医生的职业规划、上升曲线非常明确。只要你按照节点,完成每个规定动作,发展和收获是可以期待的。进了华西,最大的好处是,牛人多,每个人牛得不一样。只要你认同TA的苛刻,那全面发展的几率就比别人高。”王贝宇说。

最后,奉上王贝宇医生近照。谢谢你给了“界叔”这么特别的24小时体验。

王贝宇在国际大会上对华西颈椎手术进行展示和发言

医学论坛网cmt59085300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关注医学论坛网微信号,回复以下关键字,即可接收最新文章及科研进展

心血管   |    肿瘤    |    糖尿病

内分泌    |    神经    |    感染

妇产科    |    儿科

全科医学   |   医学人文

……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