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三男子投入近百万,血本无归;女子被骗200多万!


一、仪征三男子投入近百万,血本无归

  “把身家全部投进去了,现在钱取不出来,真是急死我了!”近日,家住仪征的市民王某(化名)急匆匆赶到仪化公安分局报警求助,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两个朋友。王某说,自己早年经商,辛苦攒下了一笔积蓄。去年10月,王某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到了一种名为“3M金融互助平台”的投资方式。朋友告诉他,该平台的收益很高,一个月收益30%,投入越多,利息也越多。于是,王某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点开了该平台的网站,随后按照指示注册了账号。

  王某了解到,这个所谓的“金融互助平台”,自称是从国外引进,发行一种名为“马夫罗”的虚拟物品。注册人A首先需要以“提供帮助者”的身份去购买“马夫罗”,整个过程和淘宝购物差不多。在购买“马夫罗”时,投入的资金最低为60元,最高为6万元,但每次必须以10的倍数买入。刚将资金投入时,有15天的“冻结期”。15天后,注册人A的身份从“提供帮助者”转化为“寻求帮助者”,等待其他投资者来购买你此前所购买的“马夫罗”,而只有别人购买了注册人A的物品后,才能套现。在这个所谓的“互助平台上”,买家是系统自动匹配的,匹配的期限为1-14天。在等待匹配的时间内,每天都会有1%的利息。但在这15天的冻结期内,注册人A不能取消订单,否则账户就会被冻结。只要过了这15天,注册人A就可以随时连本带息将钱全部取出。除此之外,王某还注意到,该平台还鼓励注册人拉家人或是朋友“入伙”,只要成功拉一个人头,便能分得一定的提成。

网络配图

  一开始,王某还有些将信将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入了一笔不多的钱。后来,王某发现,该网站果然每天都返还利息,过了“冻结期”后,原来的本钱和利息也都很顺利地取了出来。王某渐渐对该平台产生了信任,果断追加了投资。从2015年10月开始,截止到报案,王某累计向该平台投入了80余万元。在投资的过程中,他还将这款产品介绍给了自己的两个朋友,林某和徐某,这两人也合计向该平台投资了近20万元的本金。

  正当3人沉浸在每天“赚钱”的喜悦中时,意外发生了。不久前的一天,王某像往常一样登录了平台,准备将上一笔的本息取出来。但取现那一栏却始终显示“无法操作”。一开始,王某以为是系统问题,但他每隔一段时间刷新一次,仍然无法取出钱来,不久后,和他一起投资的朋友也发现了异常。三人累计在该平台内投资了近100万元,此时却无法取出,最后只得报警求助。

  事实上,和王某他们有着相同经历的投资者并不在少数。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民银行、工商总局四部门就已经发出了风险提示,点名3M互助金融系非法机构,提醒投资者所谓的“MMM金融互助社区”及类似金融互助平台和公司都未经工商部门注册登记,具有非法集资、传销交织的特征,广大消费者一定要高度警惕。除此之外,银监会还在公告明确表示“3M”的创始人因在俄罗斯实施诈骗入狱。

3M庞氏骗局网络配图

  “此类运作模式违背价值规律,投资风险巨大,资金运转不可长期维系,一旦资金链断裂,投资者将面临严重损失。”银监会提示,按照有关规定,参与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风险自担,责任自负,参与传销属于违法行为,将依法承担相应责任。(通讯员 刘秋吟 记者 赵雅琼)

二、”荐股大师”醉翁之意不在酒 仪征检方提起公诉

  作案团伙以售卖炒股软件、推荐“强势、内幕”个股、著名股票专家指导炒股等为由,向全国16个省市的100余名被害人实施诈骗,涉案金额高达人民币400余万元。

  今年9月16日,江苏省仪征市检察院以诈骗罪对被告人杨华、孙登峰等人提起公诉,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此案,将择日宣判。

  2015年3月,仪征市民李女士来到该市公安局报警,称自己被所谓的“股票专家”骗了200多万。

  原来,炒股多年的汪女士,2013年7月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一家专业股票咨询公司的业务员小方,他们公司开发了一款非常厉害的炒股软件,能够自动筛选优质股票,售价9800元。小方称可以让汪女士免费试用该软件,向她推荐一支绩优股,如果推荐的股票上涨赚到钱了再购买该软件,希望汪女士能试试看。汪女士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决定试一试。

  见汪女士答应了,小方提出先缴纳2000元的保证金,如果股票上涨,再缴纳剩余的7800元。汪女士觉得钱不多,也就答应了。在随后的几天里,这支推荐的股票果然上涨了,汪女士赚了不少钱,因此也非常爽快地缴纳了剩余的7800元,并收到了对方发来的炒股软件。

  再往后,汪女士发现该软件并不像之前小方吹嘘的一般神奇,推荐的股票有涨有跌,汪女士并未因此大赚特赚,汪女士一气之下将该软件从电脑中卸载了。

  没过多久,小方又打电话给汪女士了,询问软件使用的效果,汪女士大倒苦水,小方却回答说,9800元的软件只是初级入门版本,公司还开发有高级版本,专门面向公司的会员,会员又分为28800元的普通会员和48800元的高级会员两种,其中,高级会员还可以得到公司聘请的“神秘炒股老师”的私人指导,该老师是“宁波敢死队”的领军人物,公司花了大价钱聘请来的,指导名额有限。

  汪女士听后心动不已,当即表示愿意成为高级会员,不要炒股软件,就要老师指导,“小方”回答她需要询问老师后才能回复。

  挂了电话后,汪女士马上就通过网银向对方之前给的银行账户汇去了48800元。过了几天,“小方”回复说,看在汪女士态度诚恳上,老师同意指导她炒股,并会主动打电话联系她,让她耐心等候。

  自此,汪女士每天都在期待指导老师的电话。终于有一天,一个自称“徐老师”的人打电话过来,给了汪女士一个“QQ”号,让她加为好友,以后通过“QQ”在网上就可以实时指导她炒股。

  在“徐老师”的指导下,开始的时候汪女士确实赚了些钱。于是,她对这个“徐老师”深信不疑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自称“雷助理”的人又给汪女士打来了电话,说“徐老师”就是“宁波敢死队”的领军人物“徐翔”,炒股非常厉害,现在想找“徐老师”指导的人非常多,要想进行长期合作,还需要再缴纳费用,不然的话,她将不再享受老师的私人指导和股市的内幕消息。尽管不愿意,但汪女士一想,相比将来在股市上赚得盘盈钵满的,这点小钱算是九牛一毛。于是,汪女士按照对方的要求,又汇去了6万元,成了所谓股票内幕组织的VIP会员。

  就这样,从2013年7月至2015年1月,“徐老师”、“雷助理”等人先后以各种理由让汪女士给他们汇款,前后达180多万元。

  终于有一天,汪女士意识到不对劲,她从股市获取的收益远远达不到她这些年的付出,于是想着与“徐老师”、“雷助理”联系,但是“徐老师”、“雷助理”再也不接电话了。

  情急之下,汪女士报了警。仪征警方顺藤摸瓜,在安徽合肥抓获了所谓“股票专家”团伙的所有犯罪嫌疑人。

  “专家”盯上大学生

  根据到案后的嫌疑人交代,2012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杨华在合肥市先后注册成立了合肥扬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合肥翔昭软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名义上主要经营内容为计算机软件的制作与销售,其实,干的是以“荐股”为名的诈骗勾当。

  由于是通过打电话给客户实施诈骗,在初尝甜头之后,杨华感到人手明显不足。要想在短期内进一步提高“效益”,仅凭公司现有的孙登峰、陈玉坤等几个骨干是不行的,必须广罗人手,扩招“业务员”。

  人手从哪里来?杨华盯上了那些刚出校门、急于找工作的大学生。他认为这些大学生涉世不深、要求不高、上手较快,是最理想的人选。

  于是,杨华通过校园招聘、朋友介绍等方式,先后招聘了潘建华、鲍正鹏等40余个职业类高校毕业生,他们中年龄最小的仅21岁。

  招聘上岗后,按照公司的规矩,杨华、孙登峰等人要对新进人员进行内部所谓的“话术”培训,即告诉他们如何打电话才能“争取”更多的人上圈套。

  “话术”培训要求,给对方打电话必须有三个步骤,首先,要作自我介绍,将公司吹嘘一番,如果对方有兴趣则向其推销9800元的软件;其次,便是回访,同时向对方推销所谓的升级版软件,并推荐炒股老师;第三,则是将对方转给孙登峰、陈玉坤等人扮演的“炒股老师”,即“踢单”,期间,视具体情况向对方进一步吹捧老师,即“捧单”。弄清了上述步骤后,新进人员方可上岗。

  “业务员”联系上客户后,接下来的工作便是孙登峰、陈玉坤等人冒充绰号为“宁波敢死队”的股票分析师“徐翔”及其助理等人,向客户推荐他们公司所谓强势、内幕个股信息,并编造老师指导费、老师生日费、高端客户群会费、终身会员费等多种名目,要求客户不断汇款骗取钱财。

  就这样,2013年7月至2015年3月间,杨华等人采取打电话碰运气的方式,利用人们想富、贪财的心理,不到2年时间便有包括汪女士在内100余人上当,累计骗取人民币四百三十余万元。(阚立青 何爽)

来源:扬州晚报、江苏检察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或对文章真实性负责,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内容。

老板说了

你赞一下给1分钱

你分享下给1毛钱

小编的工资就靠亲们了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