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伦禅师的生平(二)成为大师


迦韦师没有浪费时间,出家后仍继续禅修,他独个儿到望燕坡峡谷里,继续他的修习。他加入僧团后的第五天,他的朋友雪卢(U Shwe Lok)也出家为沙弥,法号是维咤也师(ShinVijaya),他来到迦韦师的禅修地方,与他共住和一起禅修。一天,迦韦师看见寺院旁边长了一只大蘑菇,他把它拔起来,当时有很多蘑菇芽与那只大蘑菇一起被他拔了起来。他觉得是一个吉兆,预示他的努力将会得到成功,他将会不久从悲惨苦难的尘世中解脱出来,因此,他继续他的艰苦禅修工作。

(4) 就在1920 年11 月9 日星期二晚上大约十时,在禅修中,他看见一壮丽、有盖的通道(朝向着一座塔);同一时间,有一飞行战车从天而降,发出嗡嗡的响声,向着他逼近,他没有理睬它,只专心一意地禅修;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到被抬起来,体重好像突然减轻了很多,跟着便发觉自己坐在那辆战车上面。当他环顾一下四周时,看见在战车的四个角位正站着四大天王(欲界第一天的护世四天王),而帝释(欲界第二天,即忉利天的天主)则站在自己的右边。他相信由于自己即将证得出世间智,这些天界要人是专程来保护自己的。于是他没有丝毫改变坐姿,继续在禅修上埋头苦干,迅即证得四果出世间智,即四果阿罗汉(Arahanta,Fourth Stage)。

之后,他向四周察看,发觉帝释(Sakka)与四大天王(Devā King)已经离开。在得到第四果的道智后,他有能力看见整个宇宙,最高可以看见梵天(Brahmā),最低可以看见无间地狱(Avīci)。当时他看见帝释与四大天王正以洪亮的声音向世界宣布喜讯,说在人类世界中刚出现了一位阿罗汉,并促请每一位听到的众生去礼敬那位圣者。

之后,众生开始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其中包括最近他的土地保护神、树木保护神、天界诸神等。天空中充满着一群群绚烂夺目的诸天神祇,祂们都在川流不息地专程来向他表示敬意。

观看着那些众生,他迅即了解到三种世间的存在,那就是:

(1) 有情世间(World of Sentient Beings, Satta Loka)(又称众生世间)

(2) 行法世间(World of Volitional Activities, Saṅkhāra Loka)(又称行世间)

(3) 物质世间(World of Physical Base, Okāsa Loka)(又称器世间或无情世间)

更了解到有三种外在世间(External World)与三种内在世间(Internal World)的存在。

他所了解的三种外在世间是:

(1) 有情世间(有生命与情绪反应的一切众生)

(2) 行法世间(受因缘与意志活动制约的世间,它们影响着有情的际遇与苦乐)

(3) 物质世间(有情或众生的物质性肉体与他们所依之而住的国土世界)

他所了解的三种内在世间是:

(1) 心(Mind)、心所(Mental Concomitants)与物质性的肉体(色,Corporeality)。即构成有情世间生命的三个要素。

(2) 影响与决定着心、心所与肉体之生生灭灭的所有因素。即构成行法世间的所有影响因素。

(3) 支持(1)与(2)两个内在世间发挥作用之物质基础。即构成物质世间的所有要素。

还有,他以识别力了解到:

(1) 佛(Buddha)的九种特质(attributes)(10)

(2) 法(Dhamma)的六种特质(11) 与

(3) 僧(Saṁghā)的九种特质(12)

接着,他回想有关证得四道(Four Paths)的经历与体验,他是这样叙述的:

当他第一次接近证道时,他知道(识别到):

这是色或物质性的肉体现象(Rūpa,Corporeality),

这是名或精神现象(Nāma,Mentality),

这是心(Citta,Mind),

这是心所(Cetasika,Mental Concomitants),

这是苦谛(Dukkha Saccā,Suffering),

这是苦集或苦因谛(Samudaya Saccā),

这是灭苦之道的道谛(Magga Saccā),

这是苦灭谛(Nirodha Saccā)。

这样地第一次领悟到四圣谛(Four Ariya Truths)即名为须陀洹道(Sotāpatti Magga)与须陀

洹果(Sotāpatti Phala)。

当第二次接近证道时,他知道(识别到):

这是色或物质性的肉体现象(Rūpa,Corporeality),

这是名或精神现象(Nāma,Mentality),

这是心(Citta,Mind),

这是心所(Cetasika,Mental Concomitants),

这是苦谛(Dukkha Saccā,Suffering),

这是苦集或苦因谛(Samudaya Saccā),

这是灭苦之道的道谛(Magga Saccā),

这是苦灭谛(Nirodha Saccā)。

这样地第二次领悟到四圣谛即名为斯陀含道(Sakadāgāmi Magga)与斯陀含果(Sakadāgāmi

Phala)。

当第三次接近证道时,他知道(识别到):

这是色或物质性的肉体现象(Rūpa,Corporeality),

这是名或精神现象(Nāma,Mentality),

这是心(Citta,Mind),

这是心所(Cetasika,Mental Concomitants),

这是苦谛(Dukkha Saccā,Suffering),

这是苦集或苦因谛(Samudaya Saccā),

这是灭苦之道的道谛(Magga Saccā),

这是苦灭谛(Nirodha Saccā)。

这样地第三次领悟到四圣谛即名为阿那含道(Anāgāmi Magga)与阿那含果(Anāgāmi Phala)。

当第四次接近证道时,他知道(识别到):

这是色或物质性的肉体现象(Rūpa,Corporeality),

这是名或精神现象(Nāma,Mentality),

这是心(Citta,Mind),

这是心所(Cetasika,Mental Concomitants),

这是苦谛(Dukkha Saccā,Suffering),

这是苦集或苦因谛(Samudaya Saccā),

这是灭苦之道的道谛(Magga Saccā),

这是苦灭谛(Nirodha Saccā)。

这样地第四次领悟到四圣谛即名为阿罗汉道(Arahatta Magga)与阿罗汉果(Arahatta Phala)。

当他正在反省与回顾那四个证道阶段时,他是处于一种殊胜福乐状态之中的,而那种体验唯圣者(Ariyā)(13)乃知。

当迦韦师(乔定)依因果律省思自己的过去世时,他发觉在所知的过去世中,自己多数都是转生为畜生,只有少数几世能转生为人类。由于他有无量的过去世,而又很想快些知道是哪一世的因令他在今世证道,于是他郑重地宣布了此愿望;接着,他看见自己在迦叶佛(KassapaBuddha)时代 ── 有幸地会出生五佛、称为贤劫的现在这个住劫,曾以鹦鹉的身份向迦叶佛供养了一些生果,之后还在佛前发了一个愿,就是由于那个愿导致他今世证道的。

在乔定成为沙弥后约三个月左右,美铁拿镇(Meik-hti-lar town)的耶拉大师(Yay-lai Sayadaw)发了一个梦,在梦境之中,他看见两只白象进入他的寺院。不久之后,耶拉大师遇见两位男士,一位是坡泰(U Pyo Thar),另一位是在钢铁兄弟公司当文员的巴山(U Ba San),他们对他说:在宣隆村附近的望燕坡峡谷出现了两位圣者,他们都是没有学识的沙弥。耶拉大师评说,如果是圣者,他们应该懂得世俗谛、胜义谛与自然规律的。耶拉大师想考验他们,于是

便派人召他们前来寺院。

6. 沙弥时回答耶拉大师有关法的提问

迦韦师与维咤也师(Shin Vijaya)(1)来到美铁拿镇(Meik-hti-lar town)的寺院后,耶拉大师(Yay-lai Sayadaw)便向他们提问。提问完毕后,他确信迦韦师已完成比丘的责任(2),跟着便与仍是沙弥身份的迦韦师进行有关法(Dhamma)的讨论,以下是该讨论的内容要点:

〔问〕三界之内,谁是房屋的建造者?

〔答〕渴爱(Tanha)是建造者,大师。

〔问〕 三界之内,什么是行或意志活动(Saṅkhāra)(3)的根源?

〔答〕 无明(Avijjā)是根源,大师。

〔问〕 转生为人是由善业、抑或是由不善业带来的呢?

〔答〕 是由善业与不善业一起带来的,大师。

〔问〕 你认为善是快乐还是痛苦?

〔答〕 善被认为是快乐的,但实际上它是痛苦的。

(注:善业可导致世俗上的快乐,故被认为是快乐的;但(有漏的)善业也会导致生死轮回苦,故说它实际上是痛苦的。)

〔问〕 有人的快乐与天(Devā)的快乐吗?

〔答〕 在行法世间 (4)之中,有人的快乐与天的快乐;但在胜义谛(5)来说是没有的。

〔问〕 有众生在地狱(Niraya)中受苦吗?有众生在天界中享乐吗?

〔答〕 没有,大师。 (注:就胜义谛来说,是没有的。)

〔问〕 世间有两种东西,一种在享乐,一种在受苦,你认为那一种是真实存在的?

〔答〕 两种都是真实存在的,大师。

(注:指两者都是世俗谛的东西,而构成它们的究竟法 ── 名(心与心所)

与色,才是真实存在的。)

〔问〕 你会怎么称呼他们(上问的那两种东西)?

〔答〕 他们都被称为名(Nāma)与色(Rūpa)。

(注:名是精神现象(即心与心所),色是物质性的肉体现象。)

〔问〕 世间有杀人者与被杀者吗?

〔答〕 有的,大师。

〔问〕 你怎么这样说?

〔答〕 他们实际上都是名与色。

19

〔问〕 杀人者会下地狱(Niraya),你认为是对的吗?

〔答〕 是对的,大师。

〔问〕 若然如是,你是从哪种意义上说的?

〔答〕 是名与色送人下地狱,是名与色防止人下地狱,也是名与色送人至涅盘。

〔问〕 在世间中,有人相信有杀人者与被杀者,亦有人相信既没有杀人者、也没有被杀者。那一种是正见?那一种是邪见?

〔答〕 除了名与色外,两种见解都是邪见,大师。

〔问〕 那么,见解何时才是正见?

〔答〕 当名与色被人确认为是实际存在的时候,那见解才是正见,大师。

〔问〕 一个没有领悟胜义谛的人可以完满成就十波罗蜜(6)吗?

〔答〕 不可以,大师。

〔问〕 就世俗谛(7)与胜义谛两种真谛来说,一个只懂世俗谛的人能够领悟道智(Magga Ñāṇa)吗?

〔答〕 不能够,大师。

〔问〕 你认为是世俗谛、还是胜义谛才是真谛?

〔答〕 只有胜义谛才可被称为真谛。

〔问〕 见解既有邪正之分,你认为何时见解才是正见呢?

〔答〕 当一个人能远离不正见、疑惑或摇摆不定(8)的时候,他的见解才是正见。

耶拉大师很满意迦韦师的回答,并对他说:「非常好!迦韦师!这类有关真谛的知识非常深奥,从今以后,我们想修习你的禅修方法,你可以留在这里一个雨季安居期(9)吗?我想请你教导我们的在家护法修习禅修,以免他们堕入苦界(指四恶道)。」

迦韦师高兴地回答:「非常好!大师!我正希望有人给我指导佛法,因此我非常欢迎你的邀请。」

迦韦师以十种遍处(Kasiṇas)为对象来禅修

耶拉大师建议迦韦师以十种遍处(Kasiṇas)(10)为对象(所缘或业处)来禅修,迦韦师马上请教他有关的程序,于是耶拉大师便指导他修习每一个遍处。迦韦师在一日之内就完成所有十个遍处的程序,并一一对耶拉大师报告他的经验,而耶拉大师亦逐一为他验证。

到了第二天晚上,迦韦师听到一些像「Ñāṇadassanaṁ vividhaṁ」的字句,却见不到附近有人;于是他直接回答:「Ñāṇa 是知识或了解,vividhaṁ 是多种多样的。」没有现身的声音回答:「善哉!善哉!」

到了第二天早上,迦韦师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耶拉大师,大师向他说:「你的回答很正确。」

之后有一晚,迦韦师又听到一把声音说:「放弃你的命根吧!」意思是说:「自行了断(自愿去死)吧!」

迦韦师回答:「不!我不会的!」跟着那声音便消失了。

到了早上,迦韦师又把昨晚发生的事报告耶拉大师。

大师对他道:「迦韦师!你有放弃命根吗?」

迦韦师回答:「不!大师,我没有。」

大师说:「不要那么做啊!小心点!他们会再来的。」

几天之后,一位陌生的神祇(spirit)出现了。

神祇向迦韦师说:「大师!不要讲四圣谛。」

迦韦师回答:「不!我一定会讲的。」

陌生的访客(神祇)道:「大师敢不听我的话吗?」

迦韦师感到访客有些怒意,于是,为了表示善意,便向访客散发慈心(Metta),跟着向访客

道:「你收到我的慈心吗?」

访客说:「是的,我收到了,大师。」

跟着访客悲叹地说:「唉!将有众生得到解脱了!」之后便离开了。

到了早上,迦韦师又把那件事告知耶拉大师。

大师说:「那么快发生呀!快些去追他!如果现在去追,很可能会找到他的。」

于是,迦韦师立即赶去追寻那个人,不久即见到那个叫他「放弃命根」与「不要讲四圣谛」的那个人。回来之后,迦韦师告诉耶拉大师,他(运用神通力)发觉魔罗(Māra)(11)现已成为好人,所以他相信那位陌生访客(神祇)并非魔罗(Māra)本人,而是他的手下。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有两位头戴红花的少女到访寺院,她们逗留了很久仍不肯离开,直到迦韦师谴责她们说:「你们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的时候,她们才肯离开寺院的范围。

在美铁拿湖东面的堤岸,耸立着一座名为狮面天的镀金佛塔(Shwe-Myin-Tin Pagoda)。那时该佛塔已经荒废,原因是:它有一段时间曾被英军占用作讯号塔。耶拉大师问迦韦师:那个荒废的佛塔将来是否会有善信施主前来帮助维修?迦韦师运用他的神通力去找寻答案,然后告诉大师,将来会有人来维修它的。耶拉大师再问:那个人是比丘还是在家人?迦韦师对那问题运用心力一会儿后回答:他将是一位在家人,并把那个人现在所处的地方,他穿着什么设计图案的下身筒裙(longyi)、现在正做着什么(在他一流质素的房屋前面走动)等等,详细地向大师描述。之后,耶拉大师派人到他提过的地方去,问那未来善信施主的名字,并把一切观察所得记录下来。后来那座佛塔果然得到人们的维修,而那位主要善信施主的名字与早年的记录竟完全吻合。

〔注:当年记录下来的善信施主名称是:美铁拿镇(Meik-hti-lar)的初梳先生(U Kyaw Zaw)与他的太太呼提女士(Daw Htay)〕

7. 沙弥时对当时流行的一些预言的解答

一天,耶拉大师问迦韦师有关当时流行的几个预言,以下的记录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问〕 你看见那里的美铁拿湖(Meik-hti-lar lake)吗?

〔答〕 是的,大师,我看见。

〔问〕 那个湖现在形成了四个水池,人们预言说:「美铁拿区域出现了四个水池,八万多个『Vijjā』将会出现,想得到利益的人就要经常到『Pho or bellows』那里去啊!」迦韦师,这些字句应该怎么理解?

〔答〕 大师,你可以先给我们解释『Vijjā』这个字吗?你指哪种『Vijjā』?另外,你认为『Pho』的意思是什么?

〔问〕 我认为『Vijjā』是指炼金术师(Alchemist),或是一位有天赋才能,且已通过学习医术、魔术方阵、炼汞术、或咒术等而有一定成就的人。而『Pho』是指冶工或铁匠用的火炉风箱。

〔答〕 大师!『Vijjā』是指已经证得道智的圣者(Ariyā),『Pho』是指入息与出息,或是安那般那(Ānāpāna)。

耶拉大师连声说对,除了称赞迦韦师的解说外,也承认了自己的误解。从那天起,耶拉大师掉弃一切与炼金术有关的想法、器具与石头原材料,专心修习安那般那(Ānāpāna)。耶拉大师继续追问迦韦师当时流行的预言。

〔问〕 有另外一个预言说:

「二千年过去了,市场正在收市,要买就快些啊!很快便没有东西买了。」

迦韦师,这预言该怎么理解?

〔答〕 大师!我的理解是:佛法(1)(Sāsana)已经超过二千年了,就好像市场快要收市,现在正是修习(可导致涅盘的)内观禅的时候,有意求道的人若肯奋力修习内观禅,便有机会根据其累积的功德或波罗蜜(2)而获得理想成就。

接着,耶拉大师又问迦韦师下面的预言:

「水池干涸时,鸟儿便会到来;

鸟儿到来时,田地便会准备好;

田地准备好时,耕犁便会被搁置。」

迦韦师跟着解释道:

「大师!水池干涸是指第一个会出现的燕简大师(Inn-ghan Sayadaw);

鸟儿到来是指第二个会出现的吉吞大师(Nget-Twin Sayadaw);

田地是指第三个会出现的雷迪大师(Ledi Sayadaw);

最后,耕犁被搁置(Htun Sinn)是指我,

因为我是卸下耕犁后出家的,所以很多人都称呼我为『放下耕犁的僧人(Htun-htaungmonk)』,他们给我什么外号都无所谓,反正当你放下耕犁时,那些垃圾一定会被除掉的(指放下一切去修行的人,最终都可清除烦恼污染,达致开悟的)。

耶拉大师对他的解释很满意,连声称道:「是啊!是啊!真是一针见血!」

迦韦师趁机向耶拉大师请求说:「大师!我不想继续修习遍处(Kasiṇas)(3)了,因为此种修习只会令我得到定力与神通力(超能力),如果被人知道,很多人都会前来找我,要我帮他们医病、预测命运或寻找失物(如物、牛只或人等),很快我便会成为一位巫师了。」

(注:巫师是指巫医、道士或算命先生之类的人物。)

当时,耶拉大师(Yay-lai Sayadaw)与郎仑大师(Nyaung-lunt Sayadaw)曾有共同协议:谁要是证得了出世间智(4),一定要通知另一个人。耶拉大师没有忘记这个协议,于是派人送了一封信给郎仑大师,大意是说:「虽然自己还未证得出世间智,但他的寺院内却有一位沙弥证得了它。」于是,郎仑大师便应邀到了美铁拿镇。他其实并没有任何奢望,因此,一见到耶拉大师便说:

「当种子有刺的灌木丛出现时,清理好用来打谷的地方就会被破坏;当结过婚的人成为比丘前来寺院时,寺院就会被破坏。」

(注:这是当时缅甸流行的俗语之一。有刺的种子被风吹到打谷的地方,就会混杂在谷子里,造成妨碍。)

对于这种评语,耶拉大师回答:「大师啊!请不要妄下断语,你考问过迦韦师后再说吧!」

当郎仑大师正想提问时,迦韦师突然向他提请:

「大师!在你问我之前,请先答应我一个请求:由于有世间与出世间两种东西,所以,请大师在问我世间的东西时,就局限在世间的范围内,不可提及出世间的东西;同样,在问我出世间的东西时,就请局限在出世间的范围内,不可提及世间的东西。若混杂一起来问,则恕难作答了。」

郎仑大师觉得迦韦师有些自大,心想:「他真的小题大做。」于是,大师便打算在第一天只问他出世间的东西,第二天才问他有关世间的东西。

8. 沙弥时回答熟悉经藏的郎仑大师有关法的提问

〔郎仑大师(Nyaung-lunt Sayadaw)问,迦韦师(Shin Kavi)答。〕

〔问〕 迦韦师!给我说说,什么是五种世间禅那(Jhāna)(1)?

〔答〕 我不懂大师的专门术语,可以让我用自己的方式和用语来作答吗?

〔问〕 可以,你用自己的方式说吧。

〔答〕 你问的东西好像与遍处(Kasiṇas)(2)的禅修对象有关。首先你用心注意那一对象,然后你认真地想念着它,身体会出现鸡皮疙瘩(goose flesh),你感到快乐,接着你会发觉自己安静下来。

〔问〕 可以请你再说一遍吗?

〔答〕 譬如说,这里有一禅修对象,你用心注意着它,然后你认真地思念着它,接着,身体因出现鸡皮疙瘩而颤抖,你会感到快乐,之后你会安静下来。没有别的了,大师!对于这些事情,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和用语来表达的。

郎仑大师说:「好!让我想想:

『寻觅目标(禅修对象),然后用心注意目标是寻(Vitakka),

认真地思念着它(继续注意着目标)是伺(Vicāra),

身体因出现鸡皮疙瘩而颤抖是喜(Pīti),

快乐是乐(Sukka),

安静下来是心一境性(Ekaggatā)。』

全部正确。继续说后面的禅那吧!」

于是,迦韦师便把五种禅那逐一向郎仑大师解说。

〔问〕 好!那么,空无边处定(3)的禅修对象是世俗谛的东西、还是胜义谛的东西?

〔答〕 它的禅修对象是世俗谛的东西,大师。

〔问〕 识无边处定(4)的禅修对象是世俗谛的东西、还是胜义谛的东西?

〔答〕 它的禅修对象是胜义谛的东西,大师。

〔问〕 无所有处定(5)的禅修对象是世俗谛的东西、还是胜义谛的东西?

〔答〕 它的禅修对象是世俗谛的东西,大师。

〔问〕 非想非非想处定(6)的禅修对象是世俗谛的东西、还是胜义谛的东西?

〔答〕 它的禅修对象是胜义谛的东西,大师。

〔问〕 当你由空无边处定向上升进至识无边处定的时候,你是以下地禅那(lower Jhāna)作对象、还是以上地禅那(higher Jhāna)作对象?(7)

〔答〕 我是以下地禅那作为禅修对象来向上升进的。

〔问〕 为什么?当你向上升进时,有需要以下地禅那作对象吗?

〔答〕 有需要,大师!你需要以下地禅那作对象,让我打个比喻来说明:假设这里有个屎坑(粪坑),你看到它便觉得可怕,因为担心自己会跌下去,于是你一面留意着它,一面向上攀登到下一阶段来越过它。

到了那个时候,郎仑大师才感到满意。

有关这次问答,迦韦师后来评述:

「他们若继续问,我亦可以答下去的。如他们问:『藏经(Piṭaka)有言,在无物质存在的无色界(Arūpa Plane)中,不存在或无所有(Natthibho,non-existence)是不能以世俗谛去描述的,那么,你怎么能以世俗谛的东西来作禅修对象呢?』我会答:『有不存在的世俗谛东西可以作为禅修对象的。』他们或会问:『不存在的东西怎么可以作为一个世俗谛的对象来禅修呢?』那时我会这样解释:『请看看这件东西,跟着我把它拿走,让它离开他的视线,然后再

问:『它还在吗?』被问的人会答:『虽然那对象已被拿走而不存在,由于他先前见过它,所以他能回忆那件对象并以之作为禅修对象来认真想念的。』」

(注:不存在、或无所有,指什么物质性的东西也没有。「存在」的古译为「有」。)郎仑大师向迦韦师询问了两天之后,耶拉大师便对郎仑大师说:「我派人请你来是因为我们曾有协议,对于迦韦师所说的东西,你是可以随意接受或拒绝的。」跟着还向他表明,如果他已询问完毕,便可返回他的寺院了。

郎仑大师没有说什么,到了第三天就离开了。返回寺院后,他用了三天去查阅三藏经典,希望可以核实迦韦师的陈述,结果他发现迦韦师的所有陈述都是正确的。于是,他敲打悬挂在寺院内的空心树鼓,发出讯号召集所有弟子,向他们叙述他与迦韦师的见面和问答,并鼓励他们去学习与努力修持迦韦师所创立的禅修方法。

耶拉大师建议沙弥迦韦师正式成为具戒比丘。迦韦师拒绝了他的建议,并说:「大师!我目不识丁,因此不想学习三藏经典,我更不懂戒律,只想继续禅修。」耶拉大师劝导他说:「不要紧的,如果你不懂戒律,可以跟着我们所说的去做即可。如果你成为了比丘,像你这样身份重要的人物,就算是执行为比丘授具足戒(Upasampadā)、或是结界(Sīmā)(8)等那么简单的仪式,都会对佛法的弘扬有很多好处的。」经过耶拉大师的一轮劝说,迦韦师终于同意了。于是,在1921 年4 月4 日星期一下午大约四时零九分,迦韦师就于美铁拿镇(Meik-hti-lar)的耶拉寺(Yay-lai Monastery)内的简他戒场(Khaṇta Sīmā)与他的朋友维咤也师(Shin Vijaya)一起受具足戒,成为了具戒比丘。授戒

师是轩能简大师(Hinyan-Kan Sayadaw),至于念诵羯磨文(Kammavācā)(9)的工作,则由耶拉大师、郎仑大师与另外超过十位比丘负责。当时,仪式的赞助人是坡先生(U Paw)与他的太太杰娜(Daw Kyee Nyo),而坡先生是美铁拿镇的一位经纪。

9. 成为具戒比丘后返回家乡宣隆村的第一次说法

迦韦师成为具戒比丘后,继续停留在美铁拿镇(Meik-hti-lar)的耶拉寺(Yay-lai Monastery)内。在1921-1922 年间,他回到自己的故乡,敏建镇的宣隆村作了一次短期探访。村内的乡亲父老都很想知道他成为比丘后的表现,因此,除了一般性的请他念诵「守护经文(Parittas)」与「羯磨文(Kammavācā)」外,还请他说法。他都答应了,心想:「念诵守护经文与羯磨文是与其他比丘一起做的,应该没有问题,而说法则要独个儿做,我还未准备好啊!」正想着说法的问题时,他看见一群少女正在排列着插满吉祥花的水瓶,各人给自己的水瓶划上记号,放在指定的地方等候祝福。迦韦师突然灵机一触,心想:「我将环绕这些水瓶来说法。」下面就是他的说法内容:

人人皆有善(业)与恶(业)这两种东西,当善(业)成熟时,他们即会满面笑容,并且心想事成;当恶(业)的果报出现时,他们即会皱起眉头与烦躁不安。例如,看看那里的湖泊,如果它的筑堤破裂,周围的人会好过吗?不会的。因此,人们要修补筑堤的裂缝。如果湖泊的水很浅,人们就要把湖床挖掘深一些,好让它储多些水,那么,湖泊就十分安全实用了。

同样道理,当人们发觉自己的运气差时,那就好像湖泊的裂缝需要修补一样。因此,如果你运气不佳,就要做些善事或功德,这样就可令自己趋吉避凶了。但是,怎么做呢?有很多方法的:你可以去听人念诵一些「守护经文(Parittas)」,亦可以去听人讲经说法,也可以去做供养九佛的仪式,你可以在河岸有沙的伸展地方建造小佛龛,也可以去救护受人崇敬的菩提树,例如:找物件去支撑菩提树的下垂树枝,或去造桥与修补路面的裂缝以方便行人,亦可准备食物去供养僧团。

所作的这些功德将会启动过去的潜伏善业而产生效果,那么做就像修补一个漏水的池塘一样。

如果怀着对佛法僧三宝强烈的信念来进行这些善业,你可期望能平息96 种疾病,并会运气好转过来的。

你们常念:

我归依佛(Buddhaṁ saraṇaṁ gacchāmi),

我归依法(Dhammaṁ saraṇaṁ gacchāmi),

我归依僧(Saṁghaṁ saraṇaṁ gacchāmi)。

虽然如此,也许有时你们会忘记三宝是真正的归依,只顾关注自己的妻儿,好像他们才是你们自己的真正归依。那是会经常发生的,我出家前的情况就是如此。当你以妻儿为重时,自然就会忘记三宝了。

我想提醒大家,不要让这种情况出现。错以妻儿为重曾是我的亲身体验。我想告诉大家,我如何以妻儿为重,把他们视为自己归依的愚昧:我想女儿有好的衣着和珠宝饰物,于是便千方百计地去赚钱给女儿买珠宝靓衫,我算是很成功,每当我带着衣着光鲜的家人旅游、参礼塔寺、参加市集或节庆等,看见女儿的耀目外貌,我便感到非常的快乐与骄傲。

为了让自己和家人保持在骄人状态,我必须勤苦地工作、在满布危机、毒蛇毒虫出动的深夜中工作;我要在他人的田地上耕作与收割;就因为我沉迷五欲之乐,像自己的避难所(归依)那样崇拜我的家庭,因此我不得不做所有那些苦劳。

〔接着,他发觉村长与他的女儿也在听法的人群之中,于是,他继续说下去。〕此外,我要在村的四周以有刺的树枝来设置栅栏,要在守卫点站岗,也要在村长打锣召集时出席;所有这些任务都是我所不愿意做的。为什么?全因为我是五欲乐的奴隶,以及信赖妻儿而非三宝。

好啦!我追求的所有这些错误的避难所(归依),你们所有人都应该吸取到教训了。为什么会有这类错误的「避难所」(想法)呢?因为无明。

无明令你想要或渴爱某些事物;当你渴爱某些事物时,你就会迷恋它们;接着,你会努力去取得它们;经过一番努力后,你自会得到它们的。

无明是Avijjā,

渴爱是Tanhā,

迷恋或执取是Upādāna,

努力、有企图的造作或行是Saṅkhāra,

你得到的或有是Bhava。

当无明与渴爱互相结合时,其结果就是转生,一转生便会带来生死轮回苦。由此可见,这种轮回苦是由人自己制造出来的。以上所述都不是别人的东西,全是我的亲身体验。我们之所以要受种种苦恼,皆因我们一直受着自己的想法(1)所欺瞒。

无论你看见什么,你的视觉都会受错误的想法所笼罩,这种错误的想法要被消除,才能看见事物的真相。

佛陀教导无常,但世人相信是常的,因为他们被错误的想法所欺骗;佛陀教导苦,但世人相信是乐,因为他们被错误的想法所欺骗;佛陀教导非我,但世人相信是我,因为他们被错误的想法所欺骗;佛陀教导不净与丑陋(Asubha),但世人相信是洁净与美丽(Subha),因为他们被错误的想法所欺骗;就这样,错误的想法欺骗世人,令世人受着无尽的苦恼。

这种欺骗必须以佛陀所教的四念住(2)来消除不可。这四念住就是:

(一)身念住(Kāyā nupassanā Satipaṭṭhāna),它可消除洁净与美丽的错误想法;

(二)受念住(Vedanā nupassanā Satipaṭṭhāna),它可消除快乐的错误想法;

(三)心念住(Cittā nupassanā Satipaṭṭhāna),它可消除常的错误想法;

(四)法念住(Dhammā nupassanā Satipaṭṭhāna),它可消除我的错误想法。

当有东西接触你的身体根门(感觉器官)时,你会觉察到那个接触,如果你专注着那个触觉,所有上述的四个念住都会出现。怎么会如此的呢?是这样的:

– 专注着纯粹的触觉是身念住,接触是Phasa,它会令感觉(Vedanā)生起。

– 当你专注着那个感觉时即是受念住。

– 专注着那纯粹的觉察是心念住。

– 在五盖(Nīvaraṇas)已被消除的情况下专注心的性质即是法念住。

你只须不断地修习这四个念住,即可渐渐清除你的疑虑与错误想法。到时你会明白:- 无常确实是无常(Anicca is truly Anicca,Impermanence),

– 苦确实是苦(Dukkha is truly Dukkha,Suffering),

– 非我确实是非我(Anatta is truly Anatta,Not-self),

– 不净确实是不净(Asubha is truly Asubha,Ugliness)。

当你能如实地了解事物时,你就不再是一个内心充满虚荣思想、整天忙着令自己看来比现实好一点的有虚荣感的人;这种虚荣感与错误的自负感觉,实际上都是出于无明。

当你千方百计地赚取别人口袋里的钱时,你会觉得自己十分聪明伶俐,这种自负与虚荣的错误感觉只会将我们送往苦界(Apāya,指四恶道)之中。请谨记!错误的骄傲感觉是由于无明,错误的自负感觉只会导致我们堕落苦界之中。

当我明白到信赖家庭与妻儿只会堕落苦界时,我即改变初衷,转为信赖(归依)三宝:

我归依佛(Buddhaṁ saraṇaṁ gacchāmi),

我归依法(Dhammaṁ saraṇaṁ gacchāmi),

我归依僧(Saṁghaṁ saraṇaṁ gacchāmi)。

由于信赖(归依)佛法僧,我现在不用作劳苦的工作了,我不用耕作、不用收割、不用出席村长的打锣召唤,就让村长那里的铜锣响个不停吧!那不是为我而响的,就算那个铜锣被打至破烂,我也不关心了。我现在已成为比丘,有佛法庇护,噢!真清凉啊!我真的感到快乐!

我没有储藏谷物,不用担心会受火灾破坏;我没有家庭关系,不用担心有家人前来责骂、骚扰、哭诉、反对、皱眉或生气;我真的感到安宁、快乐与幸福,所谓「涅盘是一切苦恼的止息。」对!回想过去,我的人生确实有巨大的改变。

10. 雪儿与山天的请求

迦韦师成为比丘之后不久,雪儿(Daw Shwe Yi)来到美铁拿镇的耶拉寺,声泪俱下地恳求她已出家的丈夫回家,她哭得很伤心,连耶拉大师也被她的悲伤所感动。当雪儿发觉她的眼泪对迦韦师毫无作用之后,唯有请迦韦师给她四个恩惠:

1) 让她供养他比丘的四种必需品:袈裟、食物、居所及药物。

2) 当她请求他说法时,他会给她说法。

3) 当她有能力为他在宣隆村兴建寺院时,他会入内居住。

4) 不干涉她按自己的意思生活。

于1922 年,山天(U San Tin)来到耶拉寺找迦韦师说:「大师!在你出家之前,我曾向你预言说:在宣隆村将会出现一间纺织厂的,大师!现在这预言应验了,今后该是你弘扬佛陀行道之教(1)的好时机啊!我诚心恳求大师,请大师慈悲,回宣隆村来弘法吧!如果你答应,我会找雪儿商讨兴建寺院,待我们为你兴建好寺院后,我也会出家为比丘的。」迦韦师最终都答允了山天的请求。

回到宣隆村后,山天即往找雪儿,告诉她迦韦师已答应他的请求,并请她在望燕坡峡谷兴建一座寺院。寺院建好后,山天(U San Tin)即出家为僧,并住进寺院等候迦韦师回来,同时,他派遣雪儿前往美铁拿镇告知迦韦师和请他回来。

11. 雪儿在望燕坡峡谷为迦韦大师兴建寺院

雪儿(Daw Shwe Yi)来到美铁拿镇后,即往找迦韦师,告诉他寺院已经建好了,并请他前往该寺院定居。于是,迦韦师便在1922 年6 月离开耶拉寺,来到位于宣隆村东面的望燕坡峡谷里的新建寺院定居。他入居后不久,新的雨季结夏安居便来临了。

他的使命──教导止观禅修法(1),他以观呼吸或安那般那(Ānāpāna)的方法去教导前来学习禅修的人们,帮助新的禅修者提升他们的定力,并指导已得定力的禅修者作进一步的修习。

12. 回答熟悉经藏的法遍安大师的提问

以下是1925 年5 月10 日于勃固镇的阿比村中,迦韦大师对法遍安大师之答问的一个扼要记录:

〔问〕 当眼接触色(视觉对象)时,是眼向着色走去,还是色向着眼走去?

〔答〕 两者都不会向着对方走去,大师。

〔问〕 那么,「看见」是如何发生的?

〔答〕 「看见」能够发生,是由于所需根门(感官)之官能作用,大师。

〔问〕 若是那样的话,我们可以说是色(视觉对象)向着眼走去吗?

〔答〕 不可以,大师!比如说:当你望着太阳时,是猛烈的阳光令你感到不舒适而眨眼,实际上太阳没有进入眼睛,眼睛也没有进入太阳。

〔问〕 好!现在告诉我什么是涅盘(Nibbāna)?

〔答〕 大师!假设有位内观禅修行者,他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修习后,体验到心、心所与色身之生灭变化皆会令人极度苦恼不适,于是对它们感到幻灭,不再迷恋。当他探索苦因时,他洞悉到原来根本原因是渴爱,就在他领悟到这个道理的瞬间,道智(Magga Ñāṇa)当即放下渴爱。原因(渴爱)既被消除,结果(苦果)自然不会出现。一直发生着的生灭变化都是缘生缘灭之有为法(Saṅkhata);当因被消除,果不可生时,(即到了因果炼被毁坏之际),就是所谓的不生不灭── 寂然无为(Asaṅkhata)或涅盘了。

〔问〕 在那涅盘之中,有日、月或其他的发光物体吗?

〔答〕 没有,大师。

〔问〕 若是如此,涅盘的样貌是怎么样的?

〔答〕 我无法描述它,大师。

〔问〕 那么说,即没有涅盘了,是吗?

〔答〕 有的,大师,涅盘确实存在。

〔问〕 是否有心、心所、色身与涅盘等四种胜义法(究竟法)(1)?

〔答〕 是的,大师。

〔问〕 告诉我,什么是胜义谛(2)?

〔答〕 大师!迦韦无法用语言来谈胜义谛,他只好默然不语。

〔问〕 好!好!假设有人称一块金为一块铅,那块金会变成铅吗?

〔答〕 不!一定不会的,大师。无论如何,胜义谛是不能像世俗谛一样可以用实例来解说的。当身心(名色)不生不灭时,即当(身心)不再有生起(Upādāna)、暂住(Ṭhiti)与坏灭(Bhaṅga),而是全面寂灭时,那就是人们所称的涅盘(Nibbāna)。

〔问〕 请告诉我,十观智(3)是如何被修习得到的(被培育、发展出来的)?

〔答〕 假设有位修习观呼吸或安那般那(Ānāpāna)的禅修者,在他得到某程度的定力后,便(转过来)持续专注着身体上的感觉(sensation),起初,他只观察到概念化的感觉── 如观察到我的膝盖或脚踝很痛等,久而久之,他会如实地了解到感觉本身之生灭本性,于是,对自身内部的生灭本性感到恐惧与厌恶。

〔问〕 十观智是一个跟一个地被修习得到的吗?

〔答〕 那可随人选择,大师。

〔问〕 如果不是一个跟一个地被修习得到,那怎么可以实现呢?

〔答〕 只须发展三法印智(Sammasana Ñāṇa),即静观(如感觉、名色等)有为法的三法印(无常、苦与非我等三个特点),就可洞悉现象的生灭本性,以及随后产生对它们之恐惧与厌恶。

〔法遍安大师在这里打岔说:〕

「唔!等一等!当你静观有为法的三法印或三个特点、在发展三法印智(Sammasana Ñāṇa)时,你明白到现象的生灭变化,那是生灭随观智(Udayabbaya Ñāṇa),你观察到现象坏灭,那是坏随观智(Bhaṅga Ñāṇa),你对它感到恐惧,那是怖畏智(Bhaya Ñāṇa),你对它感到厌恶,那是过患随观智(Ādīnava Ñāṇa),对,那是正确的,十分正确!)」

〔问〕 迦韦师!按传统说法,世间有初果须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与四果阿罗汉等圣者,你说有吗?

〔答〕 是有的,大师。

〔问〕 那些圣者(Ariyās)在解脱道上是一个阶段跟一个阶段地稳步前进的吗?

〔答〕 不是的,大师!他们不是如此的。

〔问〕 那么,他们是怎么样前进的?你可以告诉我吗?

〔答〕 假设有位内观禅修行者,他的内观智已达至三法印智(Sammasana Ñāṇa),他了知生灭的本性;接着他一个一个地升进,完成十个阶层的内观智(十观智),按传统说法,他便可称为初果或须陀洹(Sotāpanna)。然后他再重头培育、发展十观智,当他完成后便可称为二果或斯陀含(Sakādāgāmi)。他若第三次从头培育、发展十观智,完成后便可称为三果或阿那含(Anāgāmi)。他若第四次从头培育、发展十观智,完成后便可称为四果或阿罗汉(Arahanta)。

(注:由于太多问题与世俗用语的描述有关,因此记录到此为止,没有继续下去。)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