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离婚101:就是爱着你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陈英豪心里一凛,立刻低下头,“我明白了。”

    继而,转头,为难的看向顾千寻。

    顾千寻呼吸微重,久久的,她的视线都凝着他。他面无表情,别开眼,不肯对上她的目光。

    “顾小姐。”陈英豪试探的唤她一声。

    心,微凉。

    深吸口气,敛住悲伤,她微微一笑,手一寸一寸从他手臂上滑下。

    擦过他指尖的时候,明显察觉到,指尖,僵硬如石……

    “好,你不想看见我,那我先出去。”顾千寻很努力扬着笑,双眼闪烁着耐心而温婉的柔光,她的声音也很轻柔,“不过,夜白,我希望你知道,我不会走!”

    他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目光都不曾移动一下。

    只有,微微收紧的手,出卖了他的情绪。

    “只要你在这儿一天,我就在这儿留一天!”她眼有坚定,语气更坚定。

    慕夜白呼吸微重,索性扭过身去,不再理会她。

    她也没有多留,看他一眼,转身,终于出了病房。

    陈英豪看他一眼,也跟着出去了,将独立的空间留给了他。

    

    一声轻响,门被带上,整个空间都静谧得没有任何声响。

    慕夜白拳头握紧,突然,一拳狠狠砸在门板上。

    似在宣泄心头那份压抑而痛楚的情绪,又似在发泄被病魔折磨的无力和煎熬。

    她到底还是来了……

    在他被折磨得如此狼狈不堪,如废人一个的时候,她出现了!

    

    顾千寻从病房到了外面的小厅里,慕中天刚送走了霍清婉,推门进来。

    “怎么了?怎么你也出来了?”

    即使很努力不表现出来,可是,她的沮丧还是显而易见。

    陈英豪道:“慕总反应很强烈,非让顾小姐出来。”

    慕中天觉得意外,但是,转念又觉得完全可以理解。

    他本就是个骄傲的人,又那么爱千寻……

    “也好,你也有你的生活要过。”慕中天看了千寻一眼,“我让陈助理送你回去,你还有你妈要照顾……”

    “您可能还不知道,我妈……”顾千寻舔了舔艰涩的唇瓣,“我妈上个星期已经……走了……”

    慕中天狠狠一震,惊愕的盯着顾千寻,完全不敢相信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

    可是,她的眼神,她的语气,都那么真诚,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眼眶,浮出深切的痛苦和懊恼,他久久的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她,临走的时候……”终于,再开口,嗓音涩然而黯哑,像是负重太过。每一个字,都需要那么用力,以至于他根本没办法将一句话说得完整。

    顾千寻遗憾的摇头,“她走的时候,我也没在身旁……可是,听护士说,最后清醒的时候,一直有叫您的名字……”

    慕中天像是被打击过度,身形有些摇晃,依靠着手撑着墙壁。

    手背上,青筋凸显。指尖,握得那么用力,抠进了墙壁。

    脸上布满的阴霾宛若天际盖顶的乌云,让见者皆心颤。

    云萝……

    他的青春、他的初恋、他的真爱,全部在这一瞬间被击得粉碎。

    过去所有的美好,都再拼凑不出一个光影……

    顾千寻心里亦是不好受,抿了抿唇,上前一步,“慕董,您节哀。”

    “我出去透透气,陈助理,千寻的住宿由你来安排。”慕中天安排。

    “好。您小心!”

    陈英豪送了一步,便顿了脚步。

    两个人,远远的看着慕中天推开了门,身影渐渐走远,在医院的长廊里,显得那么孤单。

    顾千寻心里越发的不好受,想起病房内的另一个人,心更是揪成一团。

    她再不愿意面对生死之隔……

    这一切于她来说,太残忍……

    “顾小姐,要不,我先带您去酒店?”陈英豪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

    她摇头,“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行李送到酒店,我就留在这儿……”

    她看了眼那扇紧闭的门,“我不放心他。”

    他在,她便一步都离开不了。

    陈英豪沉吟了下,颔首:“也好。慕总的性子我们都了解,他不会真舍得让你一直呆在外面的。”

    顾千寻笑了笑,“但愿。”

    

    下午的时候,又有看护过来给他做各种各样的检查。

    顾千寻不敢进去,怕刺激了他,打扰了医生的进程,只悄然站在门口张望。

    他头痛异常,痛得难以承受。下唇被咬得流了血,还是有沉闷的呼吸声溢出来。

    一墙之隔的另一边,顾千寻胸口胀痛得难以自持,只能用力压着胸,贴着墙面蹲下身,以此来缓解胸口巨大的痛楚。

    明明难受的是他……

    可是,她承受的却一点都不比他少……

    痛楚缓解了些,他已经汗流浃背。医生收起东西准备出去,他突然伸手握住了医生的手腕。

    很虚弱。

    唇瓣干涩还沾着凝固的血迹。

    “外面,那女孩……还在吗?”

    “在的,先生。”

    慕夜白闭了闭眼,粗重的呼吸下意识收敛了些。

    手,没有立刻松开,又补了一句:“如果她问起情况,记得告诉她,还好……”

    医生点了头,他这才放心的松手。

    门外,听到门的动静,顾千寻立刻从地上一跳而起。她英文口语不太好,看着医生,有些不知所措。

    医生似看出她的焦虑,用还算流畅的中文主动开口:“您放心,病人情况还不错。这两天会尽快安排手术。”

    顾千寻心有欣慰,连连道了谢。等到医生走了,她就趴在门口,轻轻推开一条缝,小心翼翼的看他。

    门内。

    他侧身,背对着门口,以至于她看不到他此刻面上的情绪。

    顾千寻还是忍不住轻步进去,靠近他。能听到他不平稳的呼吸,心拧成结。

    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能为他做什么,甚至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依着本能靠过去,从后轻轻拥住他。

    他明显一怔,呼吸也急促了些。

    “对不起,我什么都没办法为你做……”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她觉得自己那么没用。“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他开口,声音冰冷。

    侧身,一把就将她的手丢开,双眼盯紧她,冷得像凝着碎冰一样,“我要的是你从我眼前消失!现在、彻底,消失!”

    他每一个字都咬得很用力,像是用光了他身体里仅存的那些力气,说完,连唇都白了。

    唇上的血迹,更显得触目惊心。

    “你想要我走也可以,那你最好给我好起来!”她也一样坚毅,像是怕他听得不明白,每一个字都说得很重。

    顾千寻从一旁的抽屉里翻了棉花出来,小心翼翼的沾了水,又折回来,在床边坐下,认真的盯住他的眼,“等有一天,你有力气把我从这儿扔出去了,我立刻就在你眼前消失!”

    似乎是因为她最后那句话,他眸光闪烁了下,划过一丝暗沉的光。

    顾千寻拿湿棉花侵染在他唇上,要擦掉他唇上的血迹。那指尖的温暖袭来,他睫毛扇动了下,思绪有一瞬间的沉迷,紧接着,回过神来拍开她的手,“出去!”

    冷喝。

    棉花掉落在床上,一下子就浸湿了被子,晕出一团湿痕。

    那……

    宛若她心上的痕迹。

    手指,僵了一下。一会儿,她捏起棉花团,扔进了垃圾桶。可是,没有走,而是又拿了一个,浸湿了重新过来。

    慕夜白下意识要躲开,她佯装凶恶的瞪他,“不许动!”

    他明显愣了一下,看她。她勾勾唇角,煞有介事的颔首,“嗯,这才乖。”

    她湿润的棉花落到他唇上,沁凉的感觉让他清醒回神。他应该再推开的,可是,手才举起,便被她空出的手压住了。

    她垂首,定定的看他。纤柔的手指,轻轻的挤进他五指之间,和他的紧紧握住。

    五指相缠……

    彼此的心,皆惊颤不止。

    他没有再动了,乖乖的任她擦掉他唇上的血迹。

    门被敲响,是看护送了晚饭过来。

    他胃口很差,之前一直吃什么吐什么,此刻看到晚饭就揪住眉头,不肯用餐。

    看护被折腾得快要耐心尽失,顾千寻赶紧伸手接了晚饭。

    “这里交给我吧!”

    她这样说。看护简直将她当了救星,连说了几句‘谢谢’,如释重负的带上病房门出去了。

    “换你,我也不会吃。所以,不要白费功夫!”还不等她开口,慕夜白已经拒绝。

    顾千寻沉默的看他一眼,自己先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慕夜白不搭理她,径自掀开床单,往洗手间里走。

    上洗手间出来,只见顾千寻端着粥站在门口,双眼巴巴的看着他。

    那眼神让他不由得想起一只被抛弃的小狗。

    “出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他淡淡的出声,拒绝再看她。

    再看她,肯定要心软。

    “你中午是不是也什么都没吃?”她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没胃口。”

    “不行,医生都说了,就算没胃口也多少得吃点儿。”顾千寻加快一步,迈到他前面去,一转身,将他高大的身子拦住。

    “来,张嘴!”她索性舀了一勺粥,递到他唇边。

    他很高,她的手得举得高高的,有些辛苦。

    他垂首看她一眼,她面上的执拗,让他眸色加深。

    “我已经吹凉了,不会烫。”顾千寻再开口,嗓音柔和了许多。“来,尝尝看。”

    她像哄小孩一样,耐心的哄着他。

    慕夜白眼神晃动了下,下一秒,皱眉,忽然长臂一挥。

    手颠簸了下,粥洒了满地,勺子“叮——”一声跌落在地,应声断裂。

    顾千寻有好半晌的怔愣,并不说话。只垂首呆呆的看着,睫毛在眼下投射出一层淡淡的阴影,不知道此刻在想什么。

    慕夜白面色松动了下,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故意板下脸,侧身避开她,径自走到了床边上。

    掀开被子,正要重新躺下。

    顾千寻却蓦地将手里的碗送到唇边,用力喝了一口。

    宛若牛饮。

    他惊讶的看着她,干什么呐?喝这么多,也不怕呛到吗?

    还不等开口问,她已经朝他走了过去。慕夜白突然意识到她想做什么,微皱眉,她柔软的唇瓣已经不由分说的盖了下来。

    那温度,带着粥的香味,一起传来,让他心头狠狠悸动。

    想退开,可是……

    又那么不舍得……

    她双手撑在他肩上,纤细的身子站定在他双腿之间,从上而下的含住他的唇。

    唇,软软糯糯,又有种说不出的香甜,像是冰淇淋的味道。

    这样逼近过来,几乎要在一瞬间冲散他所有的理智。

    他重哼一声,伸手要推她。

    她却执拗的捧住他的后脑勺,细舌不依不饶的撬开他的唇齿。

    温热细腻的粥,顺着她的舌苔,含藏着她的气息传送到他唇间。

    他不得不噎下。

    多余的温热的液体,从彼此的唇间溢出来。

    她得意的笑了,从他唇上退开。伸手替他擦了唇角的液体,又伸舌将自己唇上的舔干净了。

    “这才乖。还要吃吗?”她眸色晶亮,笑着问。

    慕夜白眼神灼灼,忽然伸手就将她重新扯到了双腿之间。

    这女人,一定不知道刚刚她那些动作到底有多诱人!更不会知道他想好好吻她,已经想了很久很久……

    心念一动,长臂将她头直接勾下。发丝扫下来,她的唇被他用力含住。

    像是彼此很久不曾吻过对方一样,又像是怎么也吻不够,慕夜白吸吮着,甚至忍不住啃咬,她被吮得痛了也不哼声,回拥住他,热情难耐的回应。

    吻着吻着,她热了眼,酸了鼻尖。

    褪去粥的香味儿,他嘴里全是药的苦涩味道。

    吻到彼此的呼吸都乱了,他才终于恋恋不舍的退开一些。

    鼻尖贴着她的,粗重的呼吸就扫在她面上,能感受到她细细的颤栗。

    他……失控了。

    还是失控了……

    面对她,他的克制力都会莫名其妙的下降。

    他想,他有必要和她好好谈谈。

    “千寻……”慕夜白调整好呼吸,轻唤她的名字。

    “什么都不要和我说。”顾千寻忽然抱紧他的脖子,眷恋的趴在他肩头上,眼眶的潮润藏在他脖子间,“让我抱抱你。”

    “夜白,我好想你……”

    慕夜白身形一震,下一瞬,忽然什么都不想的,将她搂紧。

    很用力,几乎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嵌进身体里去。

    他又何尝不在想她?更甚至,他是连想都不敢想……

    “千寻,好好听我说……”好久,他终于开口,嗓音压抑而暗沉,下颔眷恋的抵在她头顶上。

    “今晚就跟陈助理走,乖乖回国。”

    “我不要!”

    “不能说不要!不准说不要!我这儿不需要你,明白吗?”

    她伸手盖住他的唇,制止他继续将话说下去。

    含泪的双目看紧他,“就算你不需要我,可是,我需要你。”

    “所以,为了我自己,我也要留下……”

    她的执拗,让慕夜白更是心痛。

    懊悔自己刚刚不应该失去理智的吻了她。浓眉紧皱,“如果我不爱你了,你也要留在这儿死缠烂打?!”

    “真的不爱吗?”顾千寻定定的望着她。

    他呼吸加重。

    久久的,从唇间挤出一个字,“……是。”

    似乎是觉得这样的话太没说服力,又补上一句:“不爱了!”

    一颗眼泪从她眼眶滑下。

    “大骗子!”她嘶哑着嗓音控诉他,伸手就去扯他病服的领口。

    慕夜白将她的手握住。

    垂首,能看到她手指上闪亮的那枚戒指,“千寻!别这样!”

    “放手!”千寻执拗的甩开他的手,病服被撕开来,因为挣扎,一条闪耀的项链被甩了出来。

    那枚熟悉的男款戒指吊在胸前,他心脏的位置。

    他顿住,悲伤的看着她。

    她握住那枚戒指,忽然伸手就去扯。

    “千寻!”慕夜白护住戒指,不许她碰。

    她情绪激动,不肯松手,“如果你不爱我,那还戴着这个做什么?!你给我!我们扔了,都扔了,把过去的所有扔掉!”

    眼泪飞出眼眶。

    用力,链子断了,戒指落到手上。

    顾千寻扬手就要扔进垃圾桶内,慕夜白呼吸一窒,伸手将她的手一把扣住。

    她突然哭得不能遏制,手用力握着那枚戒指,戒圈磕得她掌心钝钝的痛。

    慕夜白张开双臂,痛惜的将她抱紧了。

    她脸贴在他胸上,没有回拥住他,只是委屈的继续痛哭。

    胸口,像是破了个洞一样,如何都缝补不上。

    “为什么你总这么倔?”慕夜白叹息,有无奈,有怜惜。“你明知道,我好不了……”

    “我不准你自暴自弃!你必须好,你也一定会好!”

    “好了又能如何?”慕夜白将她从怀里稍微退开一些,“顾千寻,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手术之后,我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来!你明白吗?”

    “那我等!我等你一辈子!”她想也没想,执拗的尖叫着回他。

    这正是他最害怕的答案!

    “你傻了么?你还有大把的日子要过!这么好的时光,你打算拿来守着一个没用的植物人!”

    “我不准你这么诅咒自己!”顾千寻扬高声音,“慕夜白,你最好听明白了——你若舍不得我把时光都浪费在一个植物人身上,那你……最好给我醒过来!”

    她哽咽了,仰首看着他,“你还欠我好多好多……”

    “我们的宝宝,在你走的那天……也跟着一起走了……”

    他怔住。

    什么宝宝?

    “所以,为了弥补我,你一定要醒过来,我要你再给我一个孩子!下次……我不会再让宝宝离我而去,我会很小心……”

    那一瞬,慕夜白呼吸都停了。

    脑海里,忽然想起那日他离开的时候,她最后的那个电话……

    ——夜白,如果……我是说,那晚我们有孩子了,你会选择留下吗?

    ——如果有,那就把孩子拿掉。

    该死!

    他到底做了什么,又说了什么残忍的话?

    那是他和她的孩子……他怎么会舍得?!

    巨大的自责和悲伤袭击而来,他打击巨大的呆站在那。脸色已经白得没有血色,眸子里,涨出一道道殷红的血丝来……

    有些骇人。

    他……居然亲口说要杀掉孩子的话?!

    慕夜白捏紧拳头,一拳狠狠砸在墙上,像是自我惩罚,完全没有留余力。

    手背,瞬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顾千寻心里一阵紧抽,赶紧上前一步,用力抱住他的手,“夜白,别这样!不要这样!”

    慕夜白看她,眼眶里腾升出一层薄薄的雾气。

    痛楚深切。

    “别自责,那天你说的话我都不怪你。”

    顾千寻充满柔情的安慰他,“我明白你的为难,也明白你的不得已。我知道你一直在接受治疗,就算宝贝不自己离开,将来……也留不了……”

    “我和你说这些,不是希望你自责,是希望你能振作一点。”

    将她受伤的手轻抱在唇边,她细细亲吻着,“夜白,你欠我一个孩子。所以……不管未来的手术有多难,形势有多严峻,为了我,你都要醒过来。知道吗?”。

    慕夜白沉沉的看着她,久久不曾说话。

    这短短几天……

    她竟然独自承受着丧子之痛。

    

    医生进来替他包扎手上的伤口,顾千寻将戒指默然的套上他左手的无名指。

    他定定的看她,她拨了一圈儿,抬头,“以后,要摘下来的时候,只得由我来。”

    语气,霸道。

    他没接话,指腹摩挲着她的那枚钻戒。

    良久……

    突然,低低的、压抑的吐出一句:“对不起,千寻……”

    顾千寻觉得自己的泪腺又变得很发达。

    她却笑着,将他没受伤的左手握的紧紧的,“你要真觉得对不起,那就不要再赶我走,更不许再说不爱我的话。”

    她故作轻松的扬声,“知道我听霍清婉说要来美国找你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吗?当时就好想跟着她一起追到美国来,生怕我再晚一点,你真的和霍清婉好上了。”

    慕夜白认真的看着她,“我不会。我和她……”

    “我现在知道了。”她接了他的话,和他的十指紧扣在一起,“虽然知道你不愿意和她在一起,但以免她见缝插针,所以……在你好之前,我哪里都不会去。”

    慕夜白凝神,心尖儿悸动,俯首去亲吻她的唇。

    她笑了,眼角湿润。

    一旁,医生望着他们,微微笑开。

    一贯有爱情滋润的病人,总能复原得更快一些。

    但愿,这次,也能有奇迹发生。

    

    开始动手术的前一天,慕夜白又是被安排做最后的各种检查。

    老夫人到医院的时候,顾千寻和慕中天坐在病房的厅内。

    见老夫人过来,慕中天率先起身,顾千寻也跟着站起来。

    “妈。”

    “老夫人。”

    老夫人看了眼千寻,“坐吧,别站着,这段时间你也累了。”

    等秘书搀扶着老夫人坐下,顾千寻才跟着坐下。

    “千寻,今晚可能得麻烦你留下来了。”老夫人道,“他总归是你希望你留这儿陪他。”

    “您放心,就算您不说,我也会留下来的。”她自然是舍不得走的。

    老夫人欣慰的颔首,“难得到现在,你还能对夜白不离不弃。”

    曾经种种的坚持和反对,到如今似乎都变得不重要了。

    他们之间的那份浓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将坚硬的心融化。

    他们之间的那份浓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将坚硬的心融化。

    “我爱他。”顾千寻轻轻开口,话语间却是坚定,“现在,我能为他做的不多,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懈的爱他,倾其所有的爱他。”

    就怕,给得不够多……

    在长辈面前,她顾不得那份矜持,只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心里最深的情感传递给所有的人。

    老太太听着,心有欣慰,也有各种感慨。

    “看着你们,就想起当年我和老爷子。”老太太眼眶湿润,“夜白能遇见你,也算是他的福气了。往后……”

    她顿了一下,情绪有些悲伤,“夜白若是真的能醒过来,将来等着他的还有很多痛苦,到时候你们要走的路,恐怕是不会比现在轻松。”

    她看了千寻一眼,“我不是怀疑你对他的感情,但是,总归你也要有心理准备。若是将来坚持不了,最好,现在也就不要给他希望。所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现在就要想清楚了。”

    “您多虑了,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一直就不值得考虑。”顾千寻连一点犹豫都没有,“无论将来会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他。”

    那些苦,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是,离开并不代表苦痛的结束,而是另外一种痛苦的开端。那种离别之苦,她已经不想再经历。

    她继续道:“不只是他需要我,我想,我也需要他。”

    老太太和慕中天听在耳里,都觉得感动。

    作为过来人,他们都清楚,每一份感情相爱容易,相守难。

    就如同……

    慕中天和顾云萝。

    老太太动情的伸手过去,轻拍了拍千寻的手,“以后,夜白交给你,我也算是安心了。”

    “董事长,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

    “还叫什么董事长。”老夫人笑了,“跟夜白一样,叫‘奶奶’就行了。”

    顾千寻微愕了下,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老夫人。

    以前老太太始终不接受自己,她不是不知道。

    慕中天道:“千寻,还愣着干什么?快叫声‘奶奶’。”

    顾千寻这才回神,忙乖巧的唤了一声,“奶奶。”

    老夫人清脆的‘诶’了一声,欣然笑开。千寻也跟着笑了。

    彼此之间,在这一瞬,跟着亲近了许多。

   

    慕夜白做完检查回来的时候,顾千寻刚送老太太去主治医生那儿。

    一回来,就只见到慕夜白头上裹着一层毛巾,连躺在床上都没给取掉。

    “睡着了吗?”她轻步过去,在床沿边上坐下,俯身在他鼻尖上轻点了点。

    “……没有。”慕夜白睁开眼来,握住她的手。“去哪了?”

    “你担心我会突然走掉吗?”顾千寻笑着打趣。

    原本是开玩笑,可是,他却认了真。

    大掌又紧了紧她的手,虽然抿着薄唇什么都不曾说,可是,那份不安她却感受得清清楚楚了。

    她笑着伏下身,任发丝拂落在他面上,鼻尖几乎贴着他的,“我只是送奶奶去了趟主治医生那,奶奶说要和医生沟通。所以呢……”

    她离得他很近,嗓音格外温柔,眸子定定的看着他,“你放心,我现在是颗粘着你的牛皮糖了。不管你怎么赶都赶不走我的!”

    “我若能醒来,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会是你吗?”

    “我不喜欢听这句话。”顾千寻认真地纠正她,“应该说,你‘一定’会醒来。”

    她将‘一定’二字咬得很重。

    他轻笑。

    有她陪在自己身边,连痛苦和绝望都少了许多。

    “只要你愿意乖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肯定会是我。”顾千寻在他手背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好。那……不见不散。”哪怕是为了看看她,他也会尽最大所能的睁开眼。

    “对了,你怎么包着毛巾睡?这样会不舒服,来,我给你取下来。”顾千寻再次注意到他头上的毛巾,伸手要给他摘掉。

    他一扬手,把她的手腕给扣住了。

    “就这样吧,我睡得舒服。”

    脸色别扭,明显在说假话。

    “别骗人了,怎么可能会舒服?你这样子好像阿拉伯人哦!”顾千寻不依,空出的另一只手探过去,果断快速的摘了下来。

    摘下来的一瞬,她懵了一下,而后‘噗嗤’一声笑了。

    慕夜白脸色黑了一层。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忙道歉。

    “顾小姐,你这是嘲笑吗?”既然都这样了,他索性也没有再用毛巾包着自己的光头。

    没错!他现在就是光头!

    顾千寻敛了笑,在他头顶上亲吻了一记,“即使没有头发,在我眼里,你还是最帅、最完美的那个!”

    她说的是实话。

    剃了头发的他,看起来尤其像个孩子。

    他笑了,心有欣慰。

   PS:本书终于要完结了,大家一定和小编一样,总怀着想尽快看完,就不舍如此快就结束的矛盾心理。不过,就像生活中没有不散的宴席一样,一部小说的完结,就是一场电影的落幕。这边的舞台即将拉上帷幕,另一边或许正在上演。新小说正在筹备当中,也会有不一样的精彩,敬请期待。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