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利釜底抽薪干掉道长 这其中究竟有啥阴谋


帕特-莱利又搞出了一个大新闻。

“我相信,道长的热火生涯已经结束了,我们不再让他努力回归。”

如同重磅炸弹一般,基本宣判道长死刑。当然了,道长是可以拿工资的,保险公司支付,至于他的合同金额,将不再计入热火薪金空间内。尽管道长口口声声表示“我还能战,渴望重回赛场”,然而道长终归错估了莱利的决心与冷酷。

这可是连韦德都能抛弃的男人,何况道长。

得知这个消息后,道长勃然大怒,他面色狰狞,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一脚踹开莱利的办公室大门。

“老贼,你是什么意思?”

直面怒气冲冲,杀气四溢的道长,莱利摆出一副黑手党老大的面孔。“你说我是什么意思?”

“你丫这么一折腾,以后我还怎么打球?是不是逼我退役?”道长拍着桌子,大吼大叫。

“那就不打了呗。”莱利微微一笑。

“讲道理,能不能打球不是你说了算。我个人认为仍能再战,医生也同意我继续打球了。”

“可我不同意啊。”莱利摆出一副老狐狸的架势,谜一样的微笑。

“你……如果出事,我自己负责,愿签生死状。”

“没用,我得为你的健康负责。”莱利保持笑意。

这下道长真没辙了,尽管莱利的本意是希望把道长踢出局,但理由毕竟冠冕堂皇。

“是啊,为了道长的健康着想,谁能反驳这理由呢?”

悲伤的道长就这样被判了个死缓,他满目无敌的开着车,满世界到处乱窜。不知怎的,突然开到了芝加哥,于是便想起了韦德。

两人相聚,彼此无言,半晌,道长开腔了。

“哎,也是天真,两年前软磨硬泡拿到五年顶薪,当时还在窃喜呢,不曾想到老贼早已怀恨在心,这回借此机会,趁机发难,我真是傻啊。”

看着自己的老搭档,韦德只是苦笑。

“早知如此,不如投靠肥仔。”

韦德点头,“肥仔此人,虽对角色球员心狠,却爱跪舔大牌明星,指不定去了火箭,吃好喝好,身体倍儿棒,也不必像现在这般纠结了。”

“兄弟,还是你认清现状,珍爱生命,远离热火。”道长笑的更苦了。

韦德的脸上,也泛起一丝苦楚。芝加哥固然是自己的家乡,可自打生涯开启后,便始终为热火效力。13年,整整13年,若非走投无路,岂会离开?

道长与韦德在芝加哥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阿King在克里夫兰则是春风得意,瞅着这条消息后,阿King得意非凡,召集众将。

“瞧见没有?这就是留在热火的下场。”

“大王英明!”锅福心领神会,立即拍马屁。

“如若本王仍在热火,断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只是本王早已看透老贼本质,这厮竟敢动本王的人,把米勒给裁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贼自以为自己只手遮天,本王便要告诉他,谁才是真爸爸。”

“爸爸!”锅福立即抢答。

“……”

眼看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阿King猛一挥手,改变了话题。“JR续约之事,可有进展?”

“格里芬说,JR续约之事,正在进行之中,请大王稍安勿躁。”先前一言不发的欧弟,此时开腔了。

“让格里芬尽快去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当什么办事员,一周之内要还干不成,以后就别干了。”阿King又是猛一挥手,霸气侧漏。

讲道理,莱利这一招,非常狠毒。

道长对自己复出很有信心,也是出于对自己身体状况充满自信。计算一下,道长今年32岁,新赛季将是他合同的第三年。待到合同到期,将是2019年,届时道长将年满35岁。35岁的老兵还能争取到怎样的合同,乡亲们应该都明白。所以说,道长是为了金钱,勉强自己打球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因此道长积极打算复出,无非就是希望能继续出场打球,希望自己能继续为球队奉献。毕竟他已经因肺血栓连续报销了两个赛季,多少也对自己的合同有些愧疚。

如若真巨头真的没脸没皮,何必复出?哪怕现在退役,钞票也是一分不少。至于是保险公司赔付还是球队支付,和他一毛钱关系没有。

然而帕特-莱利,却将这一想法生生扼杀在摇篮之中。

想复出?门儿都没有,提前断了你这条路,洗洗睡吧。

密室内。

昏黄的灯光下,帕特-莱利闭目眼神,一位年轻男子,则站在他的跟前。

“先是阿King,老夫先设计逼走了他;紧跟着便是韦德,老夫也很清楚,他在队内德高望重,又无私心。只是韦德在球队一日,你便没有出头的机会,只好……”莱利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神狠辣。

“现在,终于轮到道长了,他也是这支球队里唯一的老臣,除去他,你便可以正式上位了。”

“可是,还有德拉季奇与怀王呢。”年轻男子说道,感觉有些缺乏自信。

“德拉季奇,岂能与韦德相提并论,况且此人初来乍到不久,并无根基。至于怀王,一勇匹夫,何足道哉?”莱利冷笑道。

年轻男子大喜,纳头就拜。

“今年夏天,那份4年5000万的合同,也是我与篮网串通,苦心至此,你可明白?我亲爱的泰勒-约翰逊?”

“父王大恩,儿臣铭记在心!”

泰勒-约翰逊匍匐在地,为莱利重重的磕了一个。

一切的阴谋与狠辣,归根结底,都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